跨界并购还不够卖鸡肉的和做化工的都出海去买

2018-07-30 21:55 来源:未知 网络编辑:admin 阅读 报错

  当我们拥有自己的第一台iPad或iPhone的时候,大概都玩过“会说话的汤姆猫”。今年年初,一家中国公司买下了汤姆猫的研发公司Outfit7。这只是个开始,彭博社近日发文称,游戏行业正在发生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中国一些不知名的传统企业纷纷豪掷资金,并购海外知名游戏开发公司。

  这些公司名气不大,却出手阔绰,在并购之后往往改名转行。山东宏达矿业集团花3000万美金,买下《江湖》(RuneScape)的制作公司Jagex;而甚至找不到中文网站的浙江金科过氧化氢公司(现为金科娱乐),带领财团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Outfit7。

  这其中还包括一家鸡肉加工厂森宝食品。不,它现在叫乐游科技。这家做鸡的公司买下了Digital Extremes 和Splash Damage。

  听上去让人风中凌乱,我们可以理清思路划划重点:中国传统企业、巨额资金、海外知名游戏开发商。是不是看起来似曾相识?没错,因为就在三年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2014年影视行业也发生了很多奇葩的跨界并购事件。这些国内收购方做的也都是传统实业,他们卖烟花、奶粉、餐点、铜矿和建筑材料,主营业务都和影视毫不相干,比如熊猫烟花、湘鄂情、中南重工、禾盛新材、皇氏乳业和博道股份等。但他们却买下了梦舟影视、北京中视文化影视、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御嘉影视等业绩良好的公司。

  实际上,跨界并购一直是潮流。今年1月,普华永道发布报告称,2016年中国并购市场的交易金额与交易数量均再创新高,交易总金额上升11%达7700亿美元,交易总数量上升21%达到11409宗。海外市场的表现尤其令人惊艳:投资金额增幅高达246%,几乎是2015年的3.5倍,其中有51宗大额海外投资交易金额超过了10亿美元,几乎是2015年纪录的2倍;其中,民营企业起到主导地位。

  跨界也并非新鲜事。不只是这些无名的传统企业,连肯德基都坐不住了,已经没法专心卖鸡,开始卖起了美妆。

  海外游戏人对此颇为费解,他们吐槽:“中国的矿业、化工和鸡肉供应商为什么都来收购我们的公司?”

  原因很简单,为了赚更多的钱,或者更好听的故事。如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传统实体行业盈利不足,还面临着激烈的行业竞争,而这些虚拟资产如影视、游戏公司保持着高增长,让传统实业家“怦然心动”,感觉可以再爱一遍。

  2016年,中国的游戏产业收入已经达到了1655.7亿,收购方看好游戏公司增长前景,以此谋求新的业绩增长点;更为重要的是,企业可以通过购置海外资产可以规避近年来人民币贬值风险,抬高自身股价;再来,这些被收购的海外公司都是知名的游戏开发商,中国买家们可以由此获取海外游戏公司最重要的技术资源来为转型保驾护航。

  至于为什么是海外的游戏公司,除了资源和品牌优势,也可能是为了规避政策风险。这是有先例的。2016年5月11日,证监会严控定增,叫停了上市公司跨界从事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早在2014年泰亚股份跨界收购欢瑞世纪宣告失败,当时就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是证监会未能认可那次重组的方案。

  对于海外游戏公司而言,这钱不拿白不拿。被山东宏达集团收购的Jagex,其执行官Phil Mansell告诉彭博社:“他们既不想榨干公司,也不想把公司拆分重组”。这些公司都可以独立运营,不受购买方的影响。

  比如几年前的湘鄂情。在2012年底,因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沉重打击了餐饮行业,自2013年以来,湘鄂情开始在环保、影视和大数据领域周转折腾,然而这几次的跨界并购并没有挽回它的颓势。2014年12月12日,中科云网迫于债务压力,低价出售了湘鄂情品牌,老板孟凯也远走澳大利亚,为偿付公司债等筹集资金,也为处置有关资产寻找收购方。熊猫烟花在2013年年底,也曾宣布收购影视公司华海时代,但是仅半年过后,收购计划就宣布终止,熊猫烟花又转做互联网P2P平台银湖网。

  另外,购买方的资金来源也很成问题。前文也提到过,浙江金科过氧化氢公司2016年的营收只有1亿3300万美元,毛利仅为5500万美元,却能花10亿美元收购Outfit7,据彭博社的报道,浙江金科并未透露资金来源。

  更重要的是,游戏虽然是现金流非常充沛,但也是生命周期非常短的业务。一个爆款游戏的流行周期通常只有一两年,可以作为参考的是,《阴阳师》流行了一年多之后,已经面临用户大幅流失的困境,最近刚在北京地铁投放大型广告为游戏“续命”。

  《关云长》是蜗牛手游新品首曝,对三国战争剧情的憧憬,让您热血沸腾!据悉,玩家不仅可以于CJ期间前往N4-05展台抢先体验众多手游新品,持身份证的玩家,还可免费获取蜗牛免卡

  同时,虽然并购虽然为传统企业带来转型的可能性,但是,这些游戏公司在国外,这些收购公司并不能在发行、研发上给被收购方什么实质上的帮助,这就导致业务的前景更不好把控。

  不仅如此,收购方还面临着政策风险。近年来,国家为了防止中国资本频繁往外跑、限制外汇损失,进行了外汇管制,从而导致收购手续变得更繁琐,费用更加昂贵。例如万达曾花10亿美金收购电视制作公司DCP,却因外汇管制铩羽而归。

  跨界并购,看似难以理解,却反映了中国传统实体行业的集体困境。只是,传统行业想要走出困境,仅凭走跨界并购这条捷径,恐怕要对结果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键词:

至顶 至底